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零成本社会:一个物联网、合作共赢的新经济时代

发布时间:2019-09-13 19:29:14

您现在的位置: 零成本社会:一个物联网、合作共赢的新经济时代 http://www.50cnnet.com 物联中国

日期:2014-10- 0 10:4 : 2来源:物联中国 点击:500次 核心提示:每一种伟大的经济范式都要具备三个要素—通信媒介、能源、运输机制。每个要素都与其余要素互动,三者成为一个整体。

 Managershare:

 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一书中,纽约畅销书作家杰里米 里夫金预言资本主义时代正在淡出世界舞台。新兴的物联网正在催生一种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新经济模式 协同共有(collaborative commons)。

 杰里米 里夫金是当代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他的19部著作被翻译成 5种语言在全球广泛发行。里夫金为欧盟和世界多国提供政策咨询,并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担任讲师。著有《工作的终结》、《生物技术的世纪》、《路径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

 协同共享经济将颠覆许多世界大公司的运行模式;现有的能源体系和结构将被能源互联网所替代;机器革命来临,我们现在的很多工作将消失。

 《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杰里米 里夫金的最新作品《零成本社会》一书系统地做出了关于未来世界的三大预测:

 作者认为美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担任领头羊,而中国则将目光投向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成为最早打造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超级大国。

 一种新的经济体系正在登上世界舞台。自从19 世界初期资本主义和与之对立的社会主义出现以来,协同共享是第一个生根的新经济范式。21 世纪上半叶,协同共享伴随着资本主义市场蓬勃发展,并且已经开始在改变我们组织经济生活的方式,它极大地缩小了收入差距,实现了全球经济民主化。

 随着新闻中不断报道中国有望在2014 年年底接替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新经济范式的出现变得更加迫切。为了解中国在不断发展的协同共享中可能扮演的领袖角色,我们需要对工业时代的经济史演变进行研究。

 每一种伟大的经济范式都要具备三个要素 通信媒介、能源、运输机制。每个要素都与其余要素互动,三者成为一个整体。如果没有通信,我们就无法管理经济活动;没有能源,我们就不能生成信息或传输动力;没有物流和运输,我们就不能在整个价值链中进行经济活动。总之,这三种操作系统构共同成了经济学家所说的通用技术平台。

 19 世纪,蒸汽印刷和电报被发明,随着全国铁路系统中的机车被联网到无缝通用技术平台,又依靠储量丰富的煤炭资源,第一次工业革命得以发生。英国自此一跃成为世界霸主。20 世纪,集中供电、电话、广播和电视、廉价石油、国家道路系统中的内燃机车相互融合,这些共同完成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了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基础设施为通信、发电、物流和运输带来的改善推波助澜,扩大了容量,并增加了经济活动潜在的商业影响力,使商业生活走出小区域,走向全国市场、全洲市场,乃至全世界市场。

 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生产能源、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更廉价的能源、产品和服务大大刺激了消费者需求,使就业率激增,从而提高了亿万人的生活水平。

 经济范式正在演变,零边际成本现象随处可见

 如今,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各领域中,一种新的经济范式正在演变,有可能进一步降低边际成本,使之接近于零。这让许多商品和服务近乎免费,种类也更加多样化,并能够在协同共享上分享。

 在过去10 年里,亿万消费者转变为互联网产消者,开始在网上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制作和分享音乐、视频、新闻和知识,这就削减了音乐产业、报业、杂志业和图书出版业的收入。因而,零边际成本现象在整个信息商品产业中铺就了一条 毁灭之路 。

 今天,从虚拟空间中的软件和电子商品到现实世界中的实体商品,零边际成本现象随处可见。无处不在的通信网络正在与初期的可再生能源互联网、处于萌芽状态的自动化物流和交通运输网络相连接,以此扩大全球影响力,从而建立一个分布式的神经网络 这就是第三次工业革命。

 超级物联网涵盖范围更广,其目的是在担当全球大脑的、不可分割的智能网络的整个经济链中,将所有事物与所有人联系在一起。120 亿个传感器已经安装在自然资源、道路系统、仓库、车辆、工厂生产线、电网、零售商店、办公室和家庭中,不断将大数据输送到通信网络、能源互联网和物流互联网。

 思科公司预测,到2020 年,将有超过500 亿个传感器连接到物联网。最近的另一项预测则估计,到20 0 年,将有超过100 万亿个传感器连接到物联网。

 企业和产消者将能够与物联网相连接,并使用大数据和分析方法来开发预测算法,这种算法可以提高工作效率,提高生产力,减少能源和其他资源的使用。在现实世界中,它可以将许多实物的生产和销售的边际成本降低到接近于零,使之接近免费,从而不再受到市场力量的约束。

 例如,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不管是为住房供暖、运行电器、为办公场所提供电力、驱动车辆,还是经营全球经济,我们在社会和生活中所使用的大部分能源的边际成本都将接近于零。数百万的先驱们已经将他们的住房和办公场所改造成了微型发电厂,以现场获得可再生能源。

 即使是在太阳能和风能设备的固定成本完全回收前(通常仅需2~8 年),获得能源的边际成本也接近于零。与化石燃料和铀核电这些本来就有一定成本的能源不同,屋顶的阳光和吹过建筑物的风都是免费的。物联网将使产消者能够监测自己的用电量,优化能源效率,并在能源互联网上与其他人分享多余的绿色电力。

 同样,成百上千的爱好者和创业公司都已开始使用免费软件,利用廉价的再生塑料、纸张以及其他当地现成的材料,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打印出自己的 D打印产品。这种增材制造过程使用的材料仅为传统工厂生产所需材料量的1/10,从而减少了对地球资源的消耗。

 到2020 年,产消者将能够在协同共享上与他人分享自己的 D打印产品,乘坐无人驾驶电动和燃料电池汽车出行,这些出行工具将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的可再生能源为动力,自动化物流和运输网络将会为这一切提供支持。

 物联网平台具有分布式、点对点的性质,这使那些由社会企业和产消者组成的数百万小型参与者聚集到一起,形成全球性协同共享系统,构建横向规模经济,从而淘汰垂直整合价值链中剩余的中间人,使过去让边际成本居高不下的利润暴跌。

 在未来的时代,每个人都会变成产消者,可以更直接地在物联网上生产并相互分享能源和实物,这种方式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近乎免费,这与我们已经开始在互联网上进行的制造和分享信息产品的行为相似。通过组织和衡量经济活动进行基本的技术改革,这预示着经济实力从少数人到多数人的流动以及经济生活的民主化。

 中国则将目光投向了第三次工业革命

 美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担任领头羊,而中国则将目光投向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成为最早打造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超级大国。2010年,中国的综合国力跃居世界领先地位,随后即宣布了架设物联网的计划,该计划聚焦于智能能源互联网和自动化物流与运输网络,旨在将其与通信网络联网,建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

 中国政府预计在2015 年前投资8 亿美元,进行物联网的初步打造。根据中国工信部的预测,到2015 年,物联网的市场份额将超过800 亿美元,2020 年将超过1 660 亿美元。

 201 年12 月,中国政府还在另一方面迈出了巨大的一步 它宣布正在投入820 亿美元的前期资金,建立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分布式 能源互联网 ,该互联网将被作为物联网技术平台和基础设施的核心。

 根据该计划,在全国范围内的街道和社区中,数以百万计的个人以及成千上万个企业都将能够参与进来,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生产自己的太阳能和风能绿色电力,并将其在全国能源互联网上分享。

 此外,中国还在大力发展 D打印产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正在使用 D打印技术制造复杂的火箭和卫星零件。2014 年,中国的另一家 D打印公司Winsun仅在24 小时内就利用廉价的可再生材料建造了10 座小房子。建造这些房屋需要的人力劳动非常少,每座房子的成本不到5 000 美元。

 这样一来,就有可能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制造数百万座价格低廉的房屋。2014年,中国最大的小型商用和家用台式 D打印机生产商 太尔时代 发布了其最新款的产品 UP! 。该公司与美国领先的 D打印机生产商齐头并进,同时也充分展开竞争,有望在未来几年占据全球市场相当大的份额。

 从生产力发展上来看,第三次工业革命很可能远远超过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数十亿人和数百万组织连接到物联网,从而使人类能以一种从前无法想象的方式在全球协同共享中分享其经济生活。这个连通性的转折点甚至有可能超过20 世纪电气化所带来的经济活动,以及随之产生的电话、广播和电视的传播。

 据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思科公司预测,到2022 年,物联网所节约的成本和产生的收入将达到14.4 万亿美元。通用电气公司在2012 年11 月发表的研究报告中称,到2025 年,智能工业网络可能实现的效率提升和生产力进步将几乎覆盖每个经济领域,影响 大约一半的全球经济 。

 随着新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发展,协同共享的共享经济在中国呈指数级增长。当得知阿里巴巴这家曾经对西方网民来说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正准备于2014 年在华尔街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时,美国等许多国家都感到非常惊讶。在这次公开募股中,阿里巴巴计划筹得200 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这样,这家互联网巨头的市值将会达到2 000 亿~2 500 亿美元,超过了互联网公司Facebook( 脸谱 )、亚马逊和eBay 的市值。

 1999 年, 4 岁的英语教师马云与17 名同事一起创建了阿里巴巴,办公地点为马云在杭州东城区的一间小公寓。阿里巴巴及其旗下的企业淘宝和天猫在互联网上销售各种商品,从重型机械到名牌服装,一应俱全。201 年,阿里巴巴拥有2. 1亿名活跃用户以及超过800 万个活跃卖家,这些人在网上的花销共计2 480 亿美元。阿里巴巴等在线虚拟零售商将它的成功归于其与实体店相比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在未来的几年里,网购有望增长27%,投资者们十分看好阿里巴巴的未来前景。

 阿里巴巴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腾讯成立于1998 年,它现在是世界第五大互联网公司,地位紧随谷歌、亚马逊、eBay 和Facebook 之后。腾讯201 年的收入超过了604.9 亿美元,并积极参与虚拟世界的方方面面。它的即时通讯服务QQ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社区。

 腾讯推出的微信服务每月有 .5 亿名活跃用户,同时在线发信人数有时会超过1 亿。腾讯还提供微博服务、在线游戏、社交网络服务、拍卖网站、在线视频对等发布平台、在线旅游服务以及像Paypal(贝宝)这样的在线支付服务。

 年青一代的中国人已经在从消费者转变为产消者,在新兴的协同共享机制中,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制作和共享音乐、视频、新闻、知识、汽车、房屋、工具、 D打印产品,他们很快还会生产和分享可再生能源。

 在未来几年里,中国的汽车共享服务行业将逐渐超越欧美国家。康迪技术公司的电动汽车共享服务将汽车共享业务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2012 年,该公司与汽车制造商吉利公司合作,并与杭州市政府签订协议,在该市打造750 个多层车库,停放10 万辆康迪电动汽车。车库采用自动贩卖机式管理,为需要租车的任何人提供快速渠道。我们可以看到,汽车共享服务在杭州非常流行,并且已经传播到了上海、山东、海南等地。

 在过去几年里,房屋分享在中国也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发展。途家网是两年前成立的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提供8 万套短租公寓和房屋的信息。途家网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超越全球性大型连锁酒店,是因为它们能够以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将成千上万名公寓住户和业主与数百万的潜在住客连接到一起。

 反过来,公寓住户和业主之所以能将他们的房间以远低于传统酒店的价格出租,是因为这些房间的固定成本已经收回。由于日常管理费用和运营成本巨大,连锁酒店根本无法与边际成本趋近于零的廉价短期租赁服务相竞争。

 如果说途家网主要为经济条件较好的游客提供非合租物业,那么蚂蚁短租网和游天下短租网则为手头不那么宽裕的旅客提供每晚仅需2 ~50 元的短租服务。预计到2014 年年底,协同共享的房屋分享服务将在2012 年的基础上猛增6 倍,总价值达29 亿元,这标志着中国即将迎来房屋分享时代。

 在中国,服装也通过善淘网(Buy42.com,该网站致力于在其网络平台上将服装分配给资助贫困人群的慈善事业)这样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被广泛地分享。同时,一些像sharism.org 这样的小型新兴社会企业家组织也经常主办研讨会,并持续提供教育课程,介绍协同共享中共享经济的哲学原理和日常实践,帮助中国的年青一代做好准备,在新时代实现从所有权制到使用权机制的飞跃。

 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一旦固定成本完全回收,极端生产力就会减少生产、分销和回收经济商品和服务所必需的信息、能源、物质资源、劳动力和物流成本。从所有权转到使用权,这同时意味着更多的人在协同共享上分享更少的东西,这就大大减少了新产品的销售量,从而降低了资源消耗,进而减少排放到大气中的温室气体。

 换句话说,向零边际成本社会急剧迈进,并在协同共享上以接近免费的方式分享绿色能源和一系列基本商品和服务,这是最具生态效益的模式,也是切实可行的最佳可持续经济模式。向接近于零边际成本的目标迈进,就是为人类在地球上创造一个可持续发展未来的最终基准。

 协同共享有大规模破坏传统资本主义市场的潜力,其速度比很多经济学家预计的要快得多,因为其有效率高达10%。《新资本主义宣言》(The NewCapitalist Manifesto)的作者和《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特约撰稿人乌玛尔 哈克 (Umair Haque)认为,在买入门槛更低的情况下,协同经济具有 致命的破坏性 ,因为它能够在许多经济领域削弱本已严重不足的利润空间。他写道:

 如果那些被正式称为消费者的人们的消费减少10%,而对等共享增加10%,那么,传统企业的利润率就将受到更为严重的影响 也就是说,某些行业必须转型,否则就会被淘汰。

 协同共享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新体系

 我们开始见证混合经济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出现,即一部分是资本主义市场,一部分是协同共享。这两种经济体系通常相辅相成,有时又相互竞争。它们在彼此的领域寻求协同性,以相互提升价值,互利互惠。在其他时候,它们激烈竞争,都想吸收或取代对方。然而,资本主义市场已经成熟,而协同共享则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新体系。

 在这种新的混合经济中,民间团体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原因在于互联网上的大部分活动以及不久后即将扩张的物联网既具有社会性,也具有商业性。虽然物联网对市场上的电子商务具有推动作用,但是,它同时也孕育了社会经济和非盈利部门的发展。物联网具有的分布式、协同式和横向规模结构旨在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聚集在巨大的协同共享体系中,生产并分享他们所制作的东西,这往往是免费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青一代越来越多地在协同共享中创造社会资本,而不仅是传统市场上的金融资本。他们正在学习在非营利动机的推动下,相互分享自己的大部分经济生活,这预示着经济史上的一次巨变。其结果是,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社会经济或非营利领域会比民营企业市场增长得更快。

 虽然非营利领域在欧美国家比较发达,但它在中国的增长更加迅猛,中国已经赶上了西方国家。1990 年,创造社会资本的非营利组织几乎不存在。而今天,在中国有几百万家非营利组织,它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网络的使用权和今天正在发展的物联网的推动,这让它们能聚集和积累社会资本,并在协同共享下分享其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如果所有东西的生产和分享都是免费的,那么,就会失去创新和提供新商品和新服务的动力,因为投资者和企业家无法收回前期成本。因此,大多数经济学家对从交换经济到共享经济的伟大转型感到疑惑。

 然而,数以百万计的产消者可以在社会共享中免费地进行相互协作,创造新的信息技术和软件、新形式的娱乐、新的学习工具、新媒体、新的绿色能源、新的 D打印成品、新的对等健康研究方案以及新的非营利社会创业企业,使用开源法律协议,从知识产权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其结果是创造力的激增,增长程度至少与20 世纪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经历的创新动力不相上下。

 在新兴的协同共享中,创新和创造力的民主化正在孵化一种新的激励机制,这种机制很少基于经济回报,而是更多地基于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社会福祉。而这种激励机制正在取得成效。

 资本主义市场将有可能继续在中国和世界各地蓬勃发展。边际成本足够高的商品和服务将继续存在,以保证其在市场上的交换和足够的利润,从而确保投资能产生相应的回报。一些全球公司也可能将在未来很长时间内继续存在,尽管它们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将主要作为网络服务和解决方案的聚合器,使它们在协同共享中找到价值,成为未来时代强大的合作伙伴。

 金融领域也将是协同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参与构建第三次工业革命物联网的基础设施。然而,资本主义市场将不再是经济生活的主宰者。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部分超越市场的世界,在这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在一个相互依存性越来越强的全球协同共享中共同生活。

 随着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构建,中国向零边际成本社会的迈进将确保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中的领袖地位,并且为一个更公平、更可持续、更繁荣的后碳生态文明铺平道路。

儿童发烧吃什么药
小孩咳嗽怎么治
小儿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小儿反复发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