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北京退卡点将外观磨损一卡通视为坏卡扣押金

发布时间:2019-09-18 03:28:23

  北京退卡点将外观磨损一卡通视为坏卡扣押金

  【导语】: 近日,新京报连续报道一卡通退卡难现象。目前,一卡通发卡超过6000万张,全市只有69个点可办退卡;“坏卡”退卡只有11个点,且卡内余额需等7个工作日后再次返回点领取。   昨日13时许,公交300路草桥站退卡点外,一位市民把卡退给了黄牛,当场获押金及卡内余额。 黄月 摄  一卡通退卡点认定“坏卡”标准不一  卡面磨损押金可能被扣;“黄牛”收“磨损卡”扣三五元辛苦费,市民多选“黄牛”退卡  ■ “损毁一卡通退余额 跑两趟等7天”追踪  近日,新京报连续报道一卡通退卡难现象。目前,一卡通发卡超过6000万张,全市只有69个点可办退卡;“坏卡”退卡只有11个点,且卡内余额需等7个工作日后再次返回点领取。  昨日有市民爆料称,卡片能正常使用,退卡时被认为是坏卡而扣除20元押金,质疑一卡通公司判断标准模糊。  昨日,在多个退卡点探访发现,一卡通不仅坏卡退卡难,很多正常可用的卡片,外观磨损后就有可能被视为“坏卡”而被扣去押金。  除功能完好外,退卡点认定好坏卡的标准还包括“外观完好”。而因缺乏明确的判断标准,同样的卡在不同退卡点得到的回复也不同。  “好卡认定”说法不一  新京报前往动物园、宋家庄、东大桥和雍和宫等退卡点体验,在西单一卡通客服中心,的卡被认为“有分层”而被告知“押金不退”。这张一卡通表层的塑料贴皮,仅在右下角有1厘米左右的翘起。  同一张卡,在地铁宋家庄退卡点,工作人员却称卡片“没问题,押金能退”。而动物园的工作人员看着卡则表示“能不能退难说,够呛”。  杨先生的卡用了一年多,外表涂漆磨掉色,第一次到动物园退卡被告知“不能退押金”,他第二次再去,却又成功退掉了押金。  现场探访得知,市民在前往办理退卡时,常发现手中“用旧的卡”也被视为“坏卡”,继而被扣除20元押金。  在动物园退卡点,一位退卡时被认定为“污损卡”、扣除押金的市民质疑,“卡上有划痕押金就被扣了,卡片不是能正常用吗?”  “外观磨损”成坏卡标准  昨日经探访发现,“坏卡”认定的标准并不只是“无法读取”,在退卡时,外观有磨损也会被视为“坏卡”。  一卡通公司官显示,因持卡人使用或保管不当而损坏的卡片办理退卡时,收取20元成本费,退还20元押金。而“损坏的卡片”该如何认定,官语焉不详。  在雍和宫地铁站的退卡点窗口,“退卡须知”上显示,好卡的判断标准是“外观完好,无物理损伤(划伤、折断、破损、弯曲、打孔、浸泡、贴膜等),设备可读取信息”。  一卡通公司客服的工作人员称,可正常使用的卡片,还需外观无破损才能退押金。至于如何算“外观破损”,该人员称,除明显划伤折坏外,只要卡上的序列号没有磨损就可退押金。  ■ 探访  “黄牛”收“磨损卡”愿支付押金  多收取三五元辛苦费,部分好卡转流杂货店;市民多选黄牛退卡  令人不解的是,一些被官方认定为“坏卡”的卡片,黄牛却愿意支付押金收购。  手中被西单一卡通客服中心判断为“有分层、押金不退”的卡片,在草桥退卡点等地的黄牛那却能顺利退掉,只要花3元手续费,黄牛就可将余额和押金一并退回。  通过官方渠道退卡难,但退卡点附近的黄牛却“服务到位”:现场读卡、当场给钱。多名黄牛表示,“只要能读出余额,就可以退你余额和押金,但要收三五块钱手续费。”  退卡点黄牛“服务到位”  昨日,在东大桥300路公交站、动物园、东大桥等一卡通退卡点,都有黄牛在场办理退卡,无论好卡坏卡,均当场办理,但需收取一定手续费。  “退卡吗?”13时许,东大桥300路公交站退卡点有10余名退卡者排队。队尾,两名男子身挎腰包,手里捏一沓零钱,不停询问。  在队尾,一位黄牛搭讪,还未获得同意,他便将手中的卡片取走,放到一个小方盒上。“还有18块6,35给我。卡内余额全退给你”。  “好卡坏卡我们都收”。他说,只要能刷出余额,不管外观有没有损毁,都能退。“去窗口,像你这张卡肯定不退你押金,不信你试试。”  此前,一名女士的卡因贴膜而被窗口工作人员认定“无法退押金”。但黄牛当场表示,能退押金和余额。在扣除3元“手续费”后,该黄牛付给女士余额加押金共34元。  在观察的10分钟里,有4位排队者将卡退给黄牛,当场拿到押金和余额。其中两人因退卡点认为卡片有污损不给退押金,另两人因坏卡需9天后再来取余额。  黄牛:余额无法读取 官查后退款  14时许,动物园公交枢纽站退卡点,一位兼职做黄牛的现场执勤保安向介绍“行规”。  该保安称,他们好卡坏卡都收,坏卡分为可读余额和不可读余额两种。“有些坏卡在公交地铁刷不了,但仍能读余额。”  “好卡和可以读取余额的坏卡,余额全退。”他说,再收“三五块辛苦费”。  但如果是余额无法读取的坏卡,则根据卡面序列号,在一卡通公司官上查询余额再退款;如果连序列号都被磨损得看不见了,那就统一“给你5块钱”。  收走的坏卡如何处理?保安称“坏得太厉害的有专人回收,就好像塑料瓶回收去做新瓶子一样”。可以退的,黄牛就去退卡窗口退掉,“等9天后再去取余额呗”。  对于当天收的好卡,他介绍,黄牛会在晚上7点,等退卡点下班“但络还没下线时进去统一退掉”。此说法得到附近一杂货铺老板的证实。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黄牛称,也有部分好卡会卖给报刊亭、杂货铺。“一般50块钱一张,里面会有20或25块钱余额。”昨日,300路东大桥站一杂货店老板称有公交卡卖,“50一张,里面有25块”。  市民:“把黄牛招安了吧”  “那都能充值,退卡就这么几个地方,这不明摆着给‘黄牛’生意嘛。”14时许,动物园公交枢纽退卡点,队伍排了近80人,队尾一名乘客抱怨。  一名清洁工称,平时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固定的几个“收卡的”熟悉面孔,“今天好像没来,你去那边躺椅上看看。”这名清洁工称,躺椅是“收卡的”休息的地方。  “黄牛几分钟就搞定的事儿,怎么退卡点做不到?把这些黄牛‘招安’了吧。”随机调查的多位市民对黄牛持肯定态度,“还不如退给黄牛,省麻烦了,还能拿押金”。  也有部分市民认为,黄牛滋生,在于一卡通公司“不作为”。  ■ 说法  坏卡标准模糊易滋生黄牛  “外观破损会严重影响到二次销售,一卡通才会设置外观门槛。”IC卡从业人士韩先生称。  韩先生说,如果用户退的卡片外观完好,一卡通会继续发给其他用户使用,但如有缺陷,公司将很难把卡片二次发售,目前IC卡的封卡成本很高,再回收的卡片几乎没有取出芯片再利用的可能。因此,一卡通公司才会设置外观上的限制。  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张文钧律师称,一卡通公司“外观认定”的标准太模糊,易产生一系列问题。首先,一卡通公司并没有将实际标准告知公众,退卡时容易产生矛盾;其次,标准不够明晰,退卡点的工作人员“自由发挥的空间太大,造成坏卡标准太随意”;最后,黄牛会利用公众的不知情来牟取不当利益。在公众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有坏卡认定有“外观标准”的情况下,难退的卡就落入“黄牛”们的腰包,客观上提供了黄牛生存的空间。  他建议一卡通公司尽快制定详细的坏卡认定“外观标准”,并告知公众。( 胡涵 杨锋)

除锈机砖机设备
电影
女生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